毒打、抢钱、逼吞药丸‧假警闯公寓掳情侣

最后编辑于 2020-07-19
672 34 907
毒打、抢钱、逼吞药丸‧假警闯公寓掳情侣(吉隆坡13日讯)农曆新年前夕,吉隆坡太子园一栋公寓的停车场发生掳劫案,一对华裔情侣疑因感情纠纷而遭数名男子假扮警察分别将他们强行掳走。男方遭受超过3人毒打和死亡恐吓,所幸他趁汽车停在交通灯时跳车逃生,才没有受到进一步伤害,但女友被带走后下落不明。可疑的是,被掳女子仍可以和男友通话和简讯联络,并多次要求男方救她,但事隔逾5天,女友安然现身,声称是被前夫的朋友所软禁,伺机脱身,案情扑朔迷离。3匪出示“警员证"这名20岁女子丽丽与现任男友交往仅3週,与前夫育有一名两岁孩子,目前在一家酒廊工作。庆幸逃出鬼门关的受害者叶先生(28岁,房产仲介)週三在兄妹陪同下向媒体透露事发经过。叶先生声称,他没有得罪人,因此不清楚被掳劫的真正原因。他被掳劫期间,遭匪徒多次作出死亡恐吓,并以玻璃酒瓶殴打腿部、拳殴头部及眼睛,全身是伤,还被抢走约1350令吉现金、3枚戒指、名牌手提包、丰田轿车和手机等。他在获救送院检查时,头部和身体内部未受到严重的创伤。他叙述事发经过时指出,案发在本月8日(上週五)清晨5时,他载着刚在酒吧下班的女友莉莉(译音,20岁)回到太子园公寓,由于女友还未睡醒,就逗留车内休息。相隔不到10分钟,他发现车前停着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轿车,3名身穿便服的巫裔男子下车后,迅速打开他的车门,自称是警察,要将他们带走,然后把他强拉到后座,并直接连人带车驾走。他透露,3名匪徒向公寓保安员出示“警员证",因此保安员没多加查询,直接开门让他们通行,随后劫匪载他们到蕉赖皇后镇一所警局大门前,并告知怀疑其女友藏毒,开始搜车和手提包。过后,劫匪又把两人载到吉隆坡陈秀连路某工厂内,将他和女友分开后,留下一名匪徒开始对付他。“匪徒亮出刀子和绳索向我说要`cuci kes’(意指要将他毁尸灭迹),开始暴力殴打我,还威胁要对我父母和家人不利等。"不久,对他施暴的匪徒又转换地点,把他载到国家动物园的后山威胁要杀害他,并有另外两名乘坐摩的匪徒取走他的银行卡,要胁他说出密码,以前往银行提走现金。但是,匪徒一直无意放人,令他非常担心自己会有生命危险。另一方面,安邦再也副警区主任纳兹里说,警方目前已掌握了6名嫌犯身份,并积极追查此6人的下落。至于男事主被抢走的丰田威驰轿车,目前则仍然下落不明。“警方是在週三下午成功联络上案中女事主,并要求后者到警局协助调查。警方週三晚向女事主录完口供后并没进扣留她。"他补充,警方目前初步确认女事主并非被禁锢或掳绑,而是与前男友一起,但基于男事主报案称女事主被掳走,因此警方暂时援引刑事法典第365(绑架或拐带,蓄意秘密及非法禁锢他人)以及第397(持械抢劫)调查此案。称可删电眼画面要求匪放人匪徒发现他车内有一盒罐装啤酒,就打开啤酒灌他喝下,同时逼他吞下药丸,令他怀疑药丸有毒品成份。在掳劫过程中,叶先生被允许使用智能手机,他接获妹妹来电,获知妹妹已从保安员口中得知他被掳走而报案求助。“由于我知道公寓保安亭前有安装闭路电视,所以我用这点来跟劫匪谈判,劫匪开出条件,要我将闭路电视拍摄到他们干案的画面删除,同时要求我马上销案。"相信匪徒经过考虑后,终于同意放过他,先载他到诊所洗伤口,然后开车到班登英达警局销案。途中,叶先生听到车上的匪徒用马来文提到“kuantan"字眼,他害怕匪徒反口,因此当汽车停在皇后镇交通灯时,他趁机开车门逃走。随后他向路边德士求助,并由德士载到班丹英达警局,通知妹妹求救。他说,这批匪徒咬紧他不放,直追他到警局门口,得知无法得逞后,才踏油门逃走。致电男友求助称在“阿立"家叶先生脱身后,女友一直下落不明,但是,他获救的两天后(2月10日),开始收到女友的求助电话及简讯,声称她在“前男友"的住家,他才得知女友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根据女受害者现身后向警方说明,她是被软禁在前夫的朋友“阿立"家,并非前男友。叶先生跟女友刚开始交往约3个星期,不太了解女友的背景,两人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他只知道女友有一名前男友住在蒲种一带,而且在被掳劫的两天前(2月5日),他载着女友到蒲种向前男友拿回日常用品,当时没发生不愉快冲突,但对方的表情不友善。他说,由于女友可以跟他通话和发简讯,他想不通为何女友不直接报警求助,反而一直向他求救。女友除了发出求救简讯,还主动将目前身在的地址、前男友的电话和身份证通过简讯告诉他。事发至今,他估计涉嫌掳劫的匪徒有8人,都是马来男子,但他不清楚女友莉莉的前男友是否参与掳劫案。称被带到酒廊趁机逃走週三下午约4时,失蹤长达5天的莉莉突然现身,并到警局交代。据她表明,她在这段期间是与前夫的朋友“阿立"在一起,对方声称担心她被刚认识的新男友欺骗。她并未被禁锢,但受到监视软禁,直至週三下午被带到蒲种一家酒廊,趁机逃走。说词前言不对后语莉莉在过去数日一直与男友叶先生保持联络,显示她并未失去自由或受到生命威胁,但她曾发出求救讯息,令男友担忧,因此将这起事件在网上公开,并于週三中午向媒体申诉,不料下午便传来女友现身的消息。下午3时许,莲花苑区州议员李映霞接获消息赶到班登英达警局向叶先生了解情况,此时叶先生接获女友莉莉的来电,因此叶先生表明和议员在一起,要求莉莉现身。随后,她在一名男性友人的陪同下赶到现场。安然无恙的莉莉受询时声称这段期间与前夫的朋友在一起,曾被带到3个不同地方逗留和居住,最后的软禁地点是週三下午在蒲种一间酒廊。她当时致电男友后,趁机逃走并直赴班登英达警局与众人会合。不过,莉莉的说词前言不对后语,语焉不详。过后,她进入警局会见查案官及录取口供,但情绪依然不稳定,警方过后带她到曾被软禁的各个地点进行调查。警掌握线索锁定6匪安邦再也副警区主任纳玆里说,警方已经掌握部份线索,并把目标锁定在6名匪徒身上,会继续展开密切的跟进调查。他透露,警方会援引刑事法典365(绑架或拐带,蓄意秘密及非法禁锢他人)条文及395(合伙抢劫)条文展开调查。“至于是否有警员涉及,警方会作出详细调查。"针对事主向媒体投诉警方在这起事件上并没有採取积极的调查,引起纳兹里的不满。他强调,警方非常重视这起案件,每天都与事主保持联络,并跟事主会面2至3次。匪自称女友前男友“契哥"被离奇掳劫后跳车保命的叶姓男子说,不断向他动粗暴打的巫裔男子,曾声称是女友前男友的“干哥哥"。他从清晨5时被掳劫期间,被带往多个地方,直至下午3时左右才跳车逃出鬼门关。他与对方谈判期间,由于他答应匪徒清除闭路电视画面,所以匪徒态度软化,而且愿意交出手机和名字给他。疑女友认识匪徒他说,他从匪徒之间的谈话得知其中3个人的名字,分别是“Jimmy"、“John"和“Ahman"。叶先生指出,匪徒干案时,女友没有强烈挣扎,只在旁边害怕得哭泣。叶先生指出,这起掳劫案疑点重重,他不明白匪徒的真正动机。他相信女友认识其中一人,因此,他认为若要知道真相,就得要女友现身。不满警查案态度不积极叶先生和陪同他出席记者会的哥哥及妹妹,向媒体投诉警方在处理报案时态度不积极,没有向他们交代最新的案情进展。他的妹妹叶小姐(不愿透露姓名)说,她在报案后,警方曾载哥哥到被搜车的地点调查,由于哥哥不认得是哪个警局,他们就作罢,没再联络哥哥。她说,哥哥当时满身伤痕,神志不太清醒,所以她在隔日再陪哥哥找警局后,才确认真正的地点。“我们主动提供很多线索,包括警局地址、哥哥女友的联络号码,匪徒的联络号码等,但至今却不知道警方的调查进度。"她投诉,警方的调查态度欠佳,她才出此下策,将事件放上面子书。她也不满哥哥被匪徒载到首个事发地点时,皇后镇警察局内有警员却完全对于这起掳劫案不清楚,而且警局门外也没有安装闭路电视。‧2013.02.13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